第一章 忠奸之辩

唐太宗贞观初年,有人上书请求唐太宗李世民清除奸臣。太宗问道:“我所任用的都是贤良忠臣,你知道谁是奸佞之臣吗?”

“臣请陛下假装发怒,以此试验群臣。如果谁能不怕陛下的震怒,仍敢直言进谏,就是忠正之臣;如果只是顺从陛下旨意,一味阿谀奉承,则就是奸佞之人。”

太宗听后,哂然一笑,说道:

“流水是清是浊,在其水源。君主是政令的发出者,好比水的源头,群臣百姓好比是流水。君主带头伪诈而要求臣下行为忠直,就好比水源浑浊,而希望流水清澈一样,是不合乎道理的。我想使大信行于天下,不想用伪诈的方法破坏社会风气。你的方法虽然很灵验,我却绝不能采用。”

智慧与风骨

17世纪,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写了一首文理不通的诗,自鸣得意,问当时有名的文学批评家布瓦洛:“此诗如何?”布瓦洛皱着眉头将诗看了一遍,说:“皇上真是天纵英明,无所不能——想作一首歪诗,一作就作出来,臣下佩服之至。”路易十四顿时面红耳赤。

与外国同行相比中国文人可就艰难多了,因为中国皇帝更专横。东晋简文帝日理万机之余,雅好涂鸦,写完后问臣子王献之:“卿以为朕字如何?”大书法家王献之说:“皇上的字自然是好的。”“怎么个好法?与卿比如何?”简文帝追问。“皇上的字在皇上中是好的,臣下的字在臣下中是好的。”简文帝听后非常羞愧。

清朝乾隆皇帝号称“十全老人”,据说一生写下的诗不下10万首!若诗论量不论质,则中国诗坛第一把交椅非此公莫属。一次,他与文臣纪晓岚一块儿去白龙寺烧香,乾隆撞了一下寺中大钟,钟声未歇,他“诗”句已出:“白龙寺里撞金钟……”纪晓岚一听笑出声来。乾隆马上板起脸:“朕诗不好耶?卿何得笑欤?”纪晓岚回答:“因为臣想起唐代大诗人李白有句‘黄鹤楼中吹玉笛”,千古独步无以为对,今皇上一出不正好与之相对么?”乾隆的诗与李白的“黄鹤楼中吹玉笛”相比,优劣高下,一目了然。

专制时代,文人要保持风骨很难,上列三人既保持了风骨,又保住了自己的脑袋,聪明!

侍候这样有一点才的主子,一味拍马屁自己不乐意,一味直言犯上也不招待见。既含蓄地表示出自己的真实看法,又给上边留下脸面,确实需要智慧以及应变之才。

幸福参照系

住豪华别墅,开高级轿车,穿名牌时装,吃山珍海味……在许多人的心目中,这才是幸福生活的标准。

人就像宇宙中无数的天体一样,都在按照自己的轨迹不停地运动。然而,对于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人来说,他们生活于人世,却无法找到自己生活的座标系。他们总是参照别人的标准活着,别人怎么做他都觉得是对的,别人追求什么他也追求什么,以为自己最后肯定有一天会拥抱幸福。

对于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来讲,我们可能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发现自己前面无时无刻都在走动着一个导师,他给我们指引道路——他告诉我们什么是幸福,并帮助我们定义成功。这个导师其实并不止一个人,是一类人,而且往往是那些身份高贵、财产丰富的人。我们时常赞叹:“瞧,那家伙有一辆宝马跑车,多漂亮!”继而我们想:“要是我能拥有一部那样的跑车有多好!那时我该有多幸福!”

人喜欢比较也容易向那些现在比自己处境好的人看齐。人的惯常思路是“他有什么,我也应该有”、“他因为有这些东西,所以比我幸福”,而从来不去计较“他幸福吗?”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别人的复印件,我们是一个天然而成的自己。即使我们有一天变得高贵变得有钱,我们也还是自己。人最大的悲哀就是身陷别人给自己设定的方式顺从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有钱人物质生活优越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有钱人不一定有幸福,更重要的是人家的幸福未必就是自己的幸福。放弃自己的追求,跟随别人的足迹,就会偏离自己人生的轨道。我们可以追求钱,但是幸福生活的标准本身并不是由那些富人们定出的。钱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的态度。或者也许我们终生都不能够大富大贵,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自己平凡普通的生活中找不到幸福,找不到健康的身体,充满活力的心,相亲相爱的家人,志同道合的朋友。

幸福、快乐是没有统一标准答案的。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每个人对每一件事物每一天的生活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感受。问题在于许多人都经常把自己拥有的视为粪土,而把别人手中的东西一概视为珍宝,得不到的就是好的,心常常随着贪婪的目光而驿动,晕头转向地跟着人家跑而随手丢掉自己拥有的非常珍贵的东西。

人在自己在轨道上运行,有得到亦有失去,每一分收获都必须有所付出,这种付出与得到的交换是否值得,是否给自己带来幸福,每个独立的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标准。温莎公爵为了心爱的人而付出了江山的代价,但他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古时一位国王非常想请一位大学者出山,当他亲自去请这位学者时,学者正在大木桶中洗澡。国王问学者有什么要求,学者说: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学者失去的是权贵,得到的是自由的阳光,他也是幸福的。

一个人无论高低贵贱、贫富美丑,最难能可贵的是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付出的是什么,正确地做出自己的选择,优雅地享受自己的幸福。这些幸福是自己的标准,就在自己身边,而不是愚蠢地盯着别人一切。

有的权贵明星说:要能像普通百姓一样随便逛街吃饭多好啊!

有的大款说:要能像农民那样天天呼吸新鲜空气、自由自在多好啊!

有个皇帝觉着自己不幸福,派人四处寻找最幸福的人,结果却找回一个乞丐:他一无所有,却天天唱着开心的歌。

记住,幸福快乐其实跟别人,跟一切物质条件都没有必然联系,它只是每个人心里只属于自己的歌。

谁是聪明人

一个拥有多种“唬人”头衔的人就一定比一个普通百姓聪明吗?不见得,专业领域的知识积累未必是聪明与智慧。

你或许会以为,一个人受过很高的教育,获得了很高的文凭,或者在某一方面成绩突出,如数学、科研、文学、从政或经商等,他就比人家“聪明”。在这种观念的驱使下,我们会一刻不停地往自己头脑中堆积各种先进的知识,埋头于无穷无尽的知识海洋中。忽然有一天我们才发现,我们拥有了知识,但却不会生活。

要主宰自己首先就要摒弃一些人们习以为常的、甚至误以为真的荒谬观点。事实上,衡量一个人智力水平的更切实际的标准在于——你能否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真正幸福而快乐地生活。如果你能运用自己的实际条件,寻求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充分利用和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钟,那你就是一个聪明的人。

有的人尽管没有什么高学历文凭,但却机敏灵活,善于解决生活实际问题,会有一种成功和满足感。有时候有些困难难以解决,但如仍然能够使自己保持精神愉悦,或至少不让自己不愉快,那么,这也是一种智慧。聪明的人懂得享受生活,甚至在苦中也能作乐,他成天都开心地笑着,满足地唱着,而愚蠢的人可能有能力解决问题却无法融人生活,找寻快乐。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一个人的大聪明大智慧说到底就是关于人生的学问,而不完全局限于一事一物,一个领域。可悲的是许多人在学校中掌握了大量的知识,在工作实践中积累了许多技能、经验,他们可以解决工作问题,拥有各种职称头衔,但却领悟不到生命的真谛,永远埋头于无休止的事务追求中,无法让自己的心灵得到片刻的安宁,也无法领略生命的愉悦。

凤凰卫视主持人吴小莉曾在自传中作过这样的记述:

记得4年前在香港电视台要做一个关干生活的节目,两位主持人必须先在片头词上说一两句对生活的感受,我想都不想就录下这句话:“我希望我的生活是不断快乐的积累。”

这是我的梦想,至今仍在努力实践它。快乐是需要智慧的。高中时一位英文老师曾对全班说了一段让我印象深刻的话:“世界上什么人最快乐?只有高度智能不足者最快乐,因为他们单纯地不明白什么叫不快乐,但是在座的各位没有这种单纯快乐的能力,所以惟一的方法,就是让自己聪明一点,懂得找寻人生的快乐!”

快乐是不假外求的,我有一位朋友十分聪明,而更让我欣赏的是他对人生的坚毅和积极乐观,他说他喜欢这样一段话:“Whenyouareoverthirtyyearsold,you’llnevergetolderbutwiser”(当你年过30岁,你永远不会再老了,只会变得更聪明)。我把这段话送给所有害怕过生日,会老一岁的朋友。

所有的才干、知识、学历都是手段,生命的终极意义其实仅是“快乐”二字。所以无论高低贵贱,每天都开心地微笑的人才是最聪明的人。

急功近利与厚积薄发

今天我都付出这么多了,成功为什么不能在明天早晨降临呢?

在北京大学的一次讲座上,一位同学向讲演的著名律师请教问题,问他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律师。

那位律师回答道:“咱们先别着急讨论这个问题,让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我上大学时有两个很好的朋友,一个毕业以后就去了律师事务所工作,而另外一个则选择继续学习深造。他们毕业的时候,才23岁。转眼10年过去了,那个参加工作的同学已经成了鼎鼎有名的大律师,而继续深造的另一个同学也结束了学习生涯,跨人了律师的行业。到他们都是35岁的时候,这位33岁才成为律师的同学已经和做了12年律师的另一位同学做的一样好,一样有名。可是到了43岁,也就是他们毕业后的20年,后者由于10年深造积累的知识不断地派上用场,生意越做越大;而前者却受自己的知识所限,驻足不前,跟不上时代的潮流而日渐沉寂下来。现在不用我说,你们大家都知道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律师了吧?”

有人曾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用一个简单的实验就可以把他们区分开来。假设给他们同样的一碗小麦,一种人会首先留下一部分用于播种然后再考虑其他问题;而另一种人则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小麦全部磨成面,做成馒头吃掉。

我们每个人都想做一个成功的人,优秀的人,只不过在馒头的引诱下,我们失去了忍耐的性子。成功是要讲究储备的,仓库里的东西越充足,成功的机会就越大,也才可能走得更远。成功的路是那样的遥远与艰辛,路边倒毙的每一具尸体都曾是一个在起点上充满信心、跃跃欲试的活生生的年轻人,对这路的尽头有无限的憧憬。口袋里的馒头固然可以令他们在启程以后跑得飞快,不过吃了眼前的,恐怕就没法指望下一顿了。馒头中的卡路里终究有一天会消耗殆尽,没有播种我们就没有支持,没有粮食的保证,我们将过早地凋谢。

人生的成功之路更像一场马拉松赛跑而不是百米刺,前100米领先者不一定就能成为全程的优秀者,甚至都不可能跑完全程。在这遥远的征途上,基础的积累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如果你自觉先天不足而又已然踏上征程,那就更要格外注意随时给自己补充营养。

完美的形象

“上礼拜我迟到了五分钟正好碰上公司领导,他会怎么想呢?”“前天与老王吃饭时那句话说得可能不合适。”……

人有太多的时候都生活在别人的眼光中,生活在别人的价值观里。事实上,这是因为我们常常高估了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努力想去扮演一个完美主义者的形象。所以,我们有的时候当众摔了一跤首先觉得不是疼痛而是感觉没有面子。其实一些小事,早就不值一提了,只有你还记在心里。

朋友们也许还记得契诃夫那篇著名小说《小公务员之死》吧。那个可怜的小公务员看戏时不幸与部长大人坐到了一起,又不幸打了个喷嚏把唾沫星子弄到了部长大衣上。这一下可不得了,无论他一次次地怎么解释、道歉,部长大人好像都没有原谅他的意思,而且越来越不耐烦地对待他(为了这事儿成天去烦人家,能不烦吗?),这个小公务员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竟然一命呜呼了。

文学作品当然会极尽夸张渲染之能事,可是生活中许多此类的“小公务员”虽不致于就死去吧,也会在心里把芝麻大的事儿装上个十天半月而无心工作,寝食难安的。

其实,生活原本很简单,许多事情都是自己给搞复杂了,一心想在别人心目中留下个完美无缺的形象,这怎么可能呢?

别人怎么看待你,那是他的事儿,有时尽管你很努力了,别人仍会觉着你如何如何,你总不能一辈子为了他而活吧?尽管有些人对你很重要,你越表现反而可能越糟糕,你就是你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再说,有些小小的失误或偶然也就随他去吧,真正的君子是不会计较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的。而且也没必要刻意去补救,你那样做,别人还会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小心眼,这点小事他也没完没了?

孝子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让我爸我妈过好日子,让他们去旅游,让他们……”,许多孝顺父母的年轻人这样说。

不知你是否听过这样一句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父母为了,把我们养大成人,供我们上学深造等等,含辛茹苦,呕心沥血,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千方百计地保证我们的用度开支。年幼的我们曾多少次在心底暗暗发誓:等我们长大,等我们学有所成,一定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斗转星移,当年的苦孩子已然大学毕业步人工作岗位了,他要结婚,要买房,要买车,要买电器,他也有了自己的小孩子,要给孩子攒学费……生活陷入新的一轮循环中。而且好像虽然自己已经努力了,可还是同人家有不小的距离。

在这样那样的忙碌中,他忽视了远在老家或退休住在城市另一个角落的双亲,他没注意到他们的白发皱纹,没注意到他们日益弯下的身躯,没注意到他们还有什么要求和想法。也许,他还在想:等我再有些钱,有些闲钱,就请他们上大饭店好好吃一顿,让他们出去旅游,给他们买个大电视……

在你去攒这些“闲钱”的过程中,忽然有一天,你发现这些“闲钱”已无法再花费出去了,你的父母已经不需要了。他们或者已不能再去吃海鲜,也许已不能再去旅游,也许已不能再坐起来看电视……也许他们已走了,永远地离你而去。

有一种痛,永远无法弥补;有一种伤口,永远无法愈合。

季羡林老先生曾写过一篇文章,题为《赋得永久的悔》,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在内心的深处,仍深深地感受着那永难弥补的苦痛: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其实,也许为人父母者根本就没期望从子女这里收获多少回报,他们只是凭本分、良心为我们做了一切,只是希望子女有出息,活得比自己强而已。

但为人子女者,如何去获取良心上的安宁呢?也许我们终生都难以赚取足够让我们快意恩仇的金钱,但这并不是回报父母的唯一方式。也许我们可以常回家看看;也许我们可以量力而行,花少许的钱让他们做一次短途旅游;也许……

钱没有挣够的时候,但人的生命却有尽头。有些事情,请不要再给自己寻找等候的理由。

人穷志短

有些人不顾人格尊严地去占些小便宜,还自我解嘲说:人穷志短嘛,等我们富起来就不会这样了。

一位从日本留学回来的朋友给我说:日本人骨子里很瞧不起华人,尽管他在面子上对你很客气。这有日本人心胸狭窄的一面,也有华人自己不争气的原因。在日本东京,华人居住集中的地方秩序最混乱,最难管理,很多黑社会组织、偷抢等都有华人的份儿。他说给他刺激最深的是一次在一位华人房间里聊天,来了个日本人收有线电视费。这位华人说:我没有电视。日本人明明可以看见屋子里摆着的电视,但他还是连连弯腰说:对不起,打扰了。然后退出去。

无独有偶,另一位去奥地利留学的朋友归国时也说过类似的情况,只不过电视换成了报纸。在维也纳的街头,到处都是无人售报摊,许多华人觉着有便宜可占,便经常拿了报纸不给钱。久而久之,当地人便撤去了华人居住区的这些报摊。他苦笑着说:这比抽中国人的耳光还难受,我们是穷,可也不能这样啊!

人穷志短,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在不顾尊严体面去占些小便宜时也常这样自我解嘲。他们认为:穷是原因,志短才是结果,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错啦,我的朋友,我的同胞!你知道这种想法、这种小便宜会让我们付出多大代价吗?会给你致富、进入上流社会带来多少困难吗?你的这些苟且行为会给主流社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他们会轻易给你机会,会轻易接纳你吗?恶性循环,你的“志短”必定使你再穷下去,再落后下去!

每个人做事都追求效率,追求低投入高产出,一个单位、一个社会也是如此。而整个社会的高效率来自于健全的秩序、公平的交易原则、完善的运作体系等,这样整个社会的管理成本、交易成本才有可能降低,整个系统得以高效地运转,那么相应地也就提高了单个人作为个体的效率。

如果我们放任自己去占些小便宜,不去遵守这些游戏规则,就会拖累整个机制的运转效率,损坏这种公平与信任,从而也给自己设置起种种障碍,自己的效率也低下来。因为政府必然要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限制、防止、制约各种“志短”行为,增加的每一个环节,都意味着个人与社会的效率降低。

再比如说,美国纽约的地铁无人检票,是因为大家都自觉地在人口处让电脑查票,又方便又快捷。如果逃票的人多了。那么就得重新设置检票员,仔细查你的票,你也不方便,政府又增加不必要的开支。

再如收有线电视费,如果“志短”的人多了,那么要么是大家都不要看,要么是增加收费人员,仔细检查收费;无人售报也是一样,要么取消,要么派人来售报。

类似的例子太多了。因为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那么就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你想占点小便宜而损害他人的利益,他也穷也“志短”一回,又损害别人,最后就是谁也别想先进,谁也别想有面子。政府和社会组织不得已增加大量的运营成本,防贼似的盯住每个人,使他们该做的事也做不好。要知道,政府花的也是你的钱,有线公司也好,报社也好,地铁公司也好,成本的增加还是会转嫁到你的头上来。

是否可以这么说,人穷可能志短,但志短必定使你贫穷。

单调的心灵

上班下班、买菜做饭,这种机械单调的生真没劲,一点意思都没有,过一天算一天吧。

我们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在过着一种最普通不过的日子,没有什么“沧海横流方显英难本色”、“事关重大”、“临危不惧”诸如此类大显身手的机会,有的就是一些按部就班的琐碎小事,在这种机械单调、数十年如一日的程序轨道中,很多人失去了激情活力,留下的只是一种疲倦懈怠。

作家叶天蔚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在我看来,最糟糕的境遇不是贫困,不是厄运,而是精神心境处于一种无知无觉的疲惫状态,感动过你的一切不能再感动你,吸引过你的一切不能再吸引你,甚至激怒过你的一切也不能再激怒你,即便是饥饿感与仇恨感,也是一种强烈让人感到存在的东西,但那种疲惫会让人止不住地滑向虚无。”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状态,也许你不可能换一种富于挑战性的工作,也许你更不可能去重新组合家庭,但你可以改变态度,再加上一些小小的技巧,保持住心灵的年轻与弹性。其实生活本身与世界本身都丰富多彩,关键是有没有一颗有活力的“童心”。

上班地点没变,你可以换换上下班的方式与路线,观察一下周围忙碌的又好玩又可笑的人群;工作内容没变,但可以换一种方式看看是否提高了效率或有什么不同;周末是否全家出去看场大片;节假日是否狠心去吃顿大餐,看看那些高档豪华场所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安排些力所能及的旅游项目,自己设计一下行动路线;动手与孩子做些手工或修理工作,看自己是否像你想像中的那样心灵手巧;培养一些适合自己的业余爱好,坚持下去就会发现其乐无穷;搞些可能的投资活动,买点股票?……

清晨一口新鲜的空气,雨后一片鲜嫩的绿叶,天上一片变幻不定的云彩,一顿可口的饭菜,一夜好睡,一个老朋友的问候……

怀着感恩的心情去体验造物主的厚赐,带着新鲜的态度去体会每一点变化的不同。你可以有很多适合自己的方法,把一潭波澜不兴的死水变成欢快奔流的小溪。

生活难以改变,但你可以改变心情。

人到中年

咱们都这岁数,奔40的人了,还追求什么呀?网络那些玩艺儿都是年轻人的事,这辈子就这样了。

每个人都有诸多的遗憾:有时间时没有钱,有钱时却又没有了时间;有能力时没机会,有机会时却又没有能力;年轻时用健康换金钱,老了又用钱来买健康等等。但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我已不属于这个时代了,没我什么戏了!

人到中年,最容易产生这样消极的想法,认为自己这辈子已经步入一个既定的轨道,不再有种种年轻的冲动与欲望,只要安份守己按部就班地走下去就行了。

这种斗志与进取心的消失是最可怕的,它意味着你已习惯了自甘平庸与落魄。有一个故事说一个算命先生为人算卦,说这个人20多岁时诸事不顺,30多岁时虽多方努力仍一事无成,那人焦急地问:那40岁呢?算命先生说:你就已经习惯了。

记得当时看到这个故事时,我的心猛然一震,竟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或是一股从心底激起的寒意。经过生活一系列的磨难之后,难道我们真的要被迫接受一种无奈的现实,麻木不仁地走向人生的终点吗?

决不!我在心里大声对自己说。经过这十几年的磨练,我没有取得别人眼中的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完了,就必须放弃。我已经把年轻时的万丈雄心收起,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在做着一些普通的事。我的心境可以归于平和,但不能趋于死寂,我可以给自已设定一些更加切实可行的目标,尽力干好自己手头的每一件事,执著地爬上自己的高峰。

不要轻易给自己下结论,只要开始行动,就不会太晚;只要去做,就总有成功的可能。

顺便说一句,从看到那个故事到现在,一年多时间我已经编写了5本书了,其中有两本还颇受读者好评。而在当时我确实认为自己没什么戏了。

做事情和做事业

这个公司给我的薪水是2000块,那个公司能给3000块,当然要去啦。

大学毕业后的前几年中,我几乎每年换一个工作。先是在办公室当文秘,一年后觉得卖保健品挺赚钱的,就应聘去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去做推销员。没干多久,保健品就臭了街,这时有位朋友拉我去家营销策划公司,月薪能开到1000元,我第二天就去报到上班。在这家营销策划公司工作了一年,收入虽然较以前多了不少,但离脱贫致富的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碰上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他开了一家小贸易公司,从广东往北京捣腾一些热门商品,“钱”景诱人,我于是又加盟了他的贸易公司。干了半年,公司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我又去了一位朋友开的广告公司。没多久,遍街都是拉广告的业务人员了,我又去报社当记者。直到30岁过后,漂泊的人才安定下来。我问自己:我这样能做成什么呢?每次只要去别的公司能赚到比现在公司更多的钱,我就欣然前往,可忙到现在,虽赚了些小钱,生活得到了些许改善,可是却一事无成。在任何一个行业中我都没有打下坚实的根基,培养起自己的资源。返回头来看,当年曾并肩战斗过的同事,许多都在原来的领域成名成家了,我却只是改善了伙食标准而已。

经济上的窘迫会促使人们做出急功近利的现实主义的决择。但一个想有所成就的人一定要在心中弄清楚:自己适合于做什么,哪个领域哪个岗位才是自己终生事业所在。

弄明白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就应该选准一行坚定不移地做下去。也许在开始的时候或某些阶段,经济上的收益并不令人满意,但只要是兴趣所在,这一行真的适合自己,则就应该不为眼前所动,咬牙坚持下去。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明天成功的基础,你也会步入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轨道。如此这般,日积月累,成功是必然的,它可能早一天来,也可能晚一个月到,但无论迟早,它肯定要来。

做事情也许只是解决燃眉之急的一个短期行为,做事业则是一个终生的追求。

报应

这件事没什么太大关系,这个人也不那么重要,对付糊弄过去就行了。

五年前我还在一家营销策划公司工作,当时一位朋友找我,说他们公司想做一个小规模的市场调查。朋友说,这个市场调查很简单,他自己再找两个人就完全能做,希望我出面把业务接下来,他去运作,最后的市调报告由我把关,当然了会给我一笔费用。

这确是一笔很小的业务,没什么大的问题。市调报告出来后我也很明显地看出其中的水分,我只是做了些文字加工和改动,就把它交了上去。于我而言,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去年的某一天,几位朋友拉我组成一个项目小组,一块去完成北京新开业的一家大型商城的整体营销方案。不料,对方的业务主管明确提出对我的印象不好,原来此位先生正是当年那项市调项目的委托人。

因果循环,我目瞪口呆,也无从解释些什么。

这件事给我以极大的刺激,现在返回头来看,当时我得到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值一提,但为了这点钱,我竟给自己造成如此之大的负面影响!

许多时候,我们会不经心地处理、打发掉一些自认为不重要的事情或人物,但这种随意不负责,不敬业或者是不道德的行为会造成一些很不好的影响或后果,在你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不一定在什么时候,突然显现出来,令你对当年的行为追悔不已。

美国总统竞选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每个候选人参选前必须把自己的经历全部在天平上过一遍,任何一点的亏缺就会让你为之付出代价,尽管那可能只是早被你忘掉的数十年前的一件小事。一个人的名誉、能力要想得到社会公众长久的认同,必须持续地在每一件事上都为自己负责。

在你的工作事业中,没有可以随意打发糊弄的小人物、小事情,种下什么种子,将来必定收获什么样的果子,这就是老百姓常说的报应。

不合群

同事们都这样,要是我成天捧着书本不和他们闲聊,显得我清高、不合群,多不好啊。

前不久,一位刚从学校毕业工作一年的小表弟跟我说了上述一番话。

的确,谁都希望能够在单位中培养良好的人际关系,同大家伙打成一片,尤其是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学生,好像不同大家融为一体就没有获得大家的认同,不能顺利地开展工作。

这种想法不能说没有道理,但绝对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万不可一概而论。

就以上述的我这位小表弟为例吧。他毕业于北京某警官大学,学的是道路交通管理,毕业分配去了沿海某中小城市。他每天的工作是上街值二小时班后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去上岗。工作压力不大,闲暇时间也不少,但是周围的同事们每天值勤回来后呢就是闲聊神侃,晚上下班后也经常是出去吃饭喝酒以及娱乐。表弟对这种日子很不满意,他喜欢读书思考一些问题,并想考研究生接着深造。但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所提到的问题。他不和同事们一块聊、玩,又怕人家会说他不合群等等。

我告诉他:从你所讲来看,你的这些同事可能文化素质不高,又安于现状,不求上进,他们也许能够胜任做好目前的本职工作,但不可能再有什么发展与进步。你的这种顾虑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如果只有同他们一块虚度光阴才算合群的话,那你必须以牺牲自己的爱好、前途、追求为代价而去合群,按他们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这种“就低不就高”的合群,实际上是媚俗,完全错误的一种想法。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合群的现象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因为性格孤僻、封闭自我,或是人品道德上低劣而让大家疏远;另一种则是因为某个人的优秀出众,或者是追求的目标高于众人之上,不迎合众人的口味或疏于处理人际关系等,从而不被大家理解或受人妒忌。

在生活中两种情况都经常见到,尤其是第二种情况。比如说陈景润做一名中学数学教师,肯定是不“合群”的;文革时马寅初、梁漱溟也跟不上潮流;比尔·盖茨中途从哈佛退学也不同大家心目中的“好学生”标准一致……

我们应努力处理好周围的人际关系,但这是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而绝不可能是牺牲自己的追求和理想而去随波逐流。只要你优秀出众,肯定会被认为是不合群,但当你取得成就时,众人也一定会说:我早知道他肯定会有出息,当年人家就和我们不一样……

鞋里的沙

人们往往费尽心力去设计各种登山的线路和计划,却不肯弯腰倒掉鞋中的沙砾。

在2000年的亚洲杯足球赛上,中国队杀进四强,半决赛中同日本队相遇。赛前许多队员都表示:我们不怕日本。比赛时教练的战术安排没什么错误,队员们拼劲也十足,但最终还是以2:3输掉了这场比赛。应当说,中国队较以往有进步,场面也不难看,但日本队明显技高一筹,尤其下半场完全控制了场上的主动,基本上是在压着中国队打。

我们这里不是在评球,而是要说评论员黄健翔所说的两段话:

要说速度和身体条件,日本队好像不如我们,他们前锋速度并没有我们快。可在全场的节奏上,却好像每个日本队员都能比我们快两步,这样整个日本队就比中国队快了两步……

中国队引进外援时多引进前锋,能进球见效快,日本队职业联赛中引进的却是济科等一些宝刀已老的中场大牌明星。这些球星年龄大了,也不可能多进球,但却给日本队员带来良好的技战术意识、先进的足球理念、一流的中场组织……

我们再来看经济学家茅于轼的一段话:对于中国人来讲,不用打气的自行车轮胎,不用换的电灯泡,不滴漏水的水龙头等等,几乎是不可想像的,我们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低质量日常用品,并在更换、修补中去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而在美国,这已是一个基本的质量标准和要求……

日本足球队也好,美国日用品也好,能给我们个人一种什么样的启示呢?那就是:许多时候,我们会有很好的目标和方法,也会去努力学习先进者、成功者的经验、技术,但往往只是大处着眼,而忽略了细节之处,把一些最基本的东西置于脑后而去建筑美丽的空中楼阁。

日本队员单拿出来与我们队员拼体能,也许不是我们的对手,可人家在场上每时每刻每个人都始终比我们多跑两步、快了两步;东亚球队都在学习世界强队的技战术,可日本队除了这些宏观的东西,每个人的脚下都细致了许多;美国等世界科技强国在高科技等领域绝不含糊,但在低级产品上也绝对是一流水平。说白了,就是每个岗位、每道工艺、每个环节上的人都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事,无论高科技、低科技,无论是否重要工程、国家项目,认真、敬业已是一种骨子里的习惯,每一道细流汇聚起来,就聚成一股领先的潮流。

有这样一句谚语说得好:使你疲倦的不是脚下的高山,而是鞋中的一粒细砂。为什么我们总在费尽心力地设定高峰、计划路线的同时,不弯腰去倒掉鞋里的沙砾呢?

作为一个球队也好,一个国家也好,一个个人也好,成功的经验有千条万条,但都离不开这一点:大处着眼,小处做起,切实加强自身的修养和素质,克服自身的各种惰性和小毛病。唯有如此,才能具备成功者的基本素质,可以征服各式各样的高山。

看不见的财富

我哪有什么财富呢?买不起车,买不起房,没有多少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你看人家……

我们可以想像得到,这位朋友这么说话时的酸溜溜或者是无奈的神态和语气,甚至是愤怒:财富,哼!我简直是一无所有。

这位朋友错了。第一,他静态地看问题,今天你没有赚到很多钱,并不意味着明天你还不能够,你身上有这个能力和本事,只要你认真投入地去做,肯定有成功的可能;第二,财富不只是金钱,金钱只是财富中比较引人注目的一种而已。人总是缺什么想什么,而对身边拥有的财富视而不见。甚至说,你今天的不成功,这种逆境的磨难,对你就是一笔很珍贵的财富。

人的一生如潮起潮落,起伏难定,在潮头风光时要看到落到潮底的危险性,在潮底的时候则要有向高峰冲击的信心和行动。当年林肯一生坎坷,屡受挫折,谁能相信这位鞋匠的儿子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呢?邓小平三落三起,当年人们“批邓”时,谁能想到若干年后,他为中国设计一幅崭新的蓝图呢?比尔·盖茨中途辍学时,谁会想到他能成为世界首富呢?

这样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世界上什么样的奇迹都可能发生,其前提只有一点:我还活着,我要努力行动,我有信心,这是人一生中最最宝贵的财富。

第二个重要的财富就是今天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请万分地珍视它们!你没什么大出息,可妻子照样爱你,孩子一样崇拜你,房子不大,家却温暖——这份亲情是财富,终生值得珍惜。虽然你没有发财又很想发财,但没去偷去抢去骗去胡作非为,勤俭持家,虽然不富裕,可还是乐于助人,邻里关系融洽,同事朋友们喜欢与你在一起——这种善良品德、气节操守、为人处世也是你弥足珍贵的财富;我们也许没觉察到它们的重要,但它们终究会给你一份回报。

第三,你的抱怨表示你对现状有所不满意,你在试图努力改变它们,在追求你想要东西。这种欲望、上进心也是财富。

最后我要提醒朋友的就是:你现在的不如意、逆境、挫折乃至苦难都是你的财富!人们常说,苦难是最好的大学,古今中外,凡成就大事业者,无一不是从苦难中走来的。在逆境中,我们会经受各种考验与锤炼,百炼成钢,成就我们非凡的意志品质和能力,“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增益其所不能”。逆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把它看成结局而不是过程!

看看吧,拥有如此多的财富,你简直就是人生的大富翁之一,我们可以在现在这些财富的基础上再去赚些钱,但万不可用它们去交换钱!

扭曲的理念与本事

别看你的工资比我高,可我的工资含金量比你高,我的生活比你轻松,我可以在外边吃一年饭不用付费,你行吗?……

上述一段话是在一次饭桌上一个“公务员”老兄给我说的。这位供电局的老兄说这话时满脸的得意,完全是一付炫耀自己能耐的样子。我无言以对,只有默默地喝着杯中的酒,抽着手中的烟。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我还知道他没说出来的内容:也许他穿的衣服、戴的手表、用的手机、抽的烟……都不用自己花钱买,他的工资(还有别的收入)完全可以存人银行,基本不用,他有这个本事。包括这顿饭也是有求于他的人埋单付账,还得满脸堆着笑。

类似这样的话我听过不止一次,类似的人见过不只这一位,还有许多人优雅地吃喝,并不赤裸裸地说这样的话,但我知道他们心里是这样想的。

还有一次,一位在深圳发展的同学给我谈起他回老家的感受:他的老家在西部某省的一个小村庄,在省城下飞机后,再换乘火车去县城,然后乘长途车回家。他说他仿佛在沿着时光隧道逆行,一步步走回从前。经济上的落后并不是最让人震动的,而是与以前的同学、朋友之间价值观念上的巨大差异以至无法沟通。老同学们现如今都是小头头脑脑的,有头有脸的,“地方上没有办不到的事儿。”他陪母亲去医院看病,朋友派车接送,坚持不让他打出租,到医院不排队挂号,直接登堂人室等,说:打出租、排队挂号?咱丢不起那个人!……

对于老家也在西部农村的我,自然也有同感。

最大的震动就是两种价值观念的差异,在沿海特区、经济发达地区或北京等大城市,我们已然适应了一种初步的市场经济观念及与之相适应的社会体制框架、行为准则、游戏规则等,衣食住行、人际交往等等,该如何便如何,什么样的能力挣什么样的钱,过什么样的生活,一切都顺理成章。社会运作好像也较为公平有序。但在落后地区或某些特殊行业,他们遵循的执行的却是另一套行为准则和游戏规则,既不是有效的计划经济体制,也不是市场运作体制,是在这种过渡中的一种变态和扭曲。

去医院排队挂号,出门打个出租车,买东西、吃饭自己付帐我们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他们却认为这样是没出息,混得没人样;白吃白拿,老百姓当面虽然笑脸迎送,不敢怒不敢言,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能白吃一年饭,这不是鱼肉乡里,横行霸道吗?他们却认为这是本事和能耐!

我们在玩篮球,他们也许在踢足球。按我的规则,我说他走步了,他说:你手球了。呜呼,如何交流?

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个别人个别现象,主流肯定是好的,我知道这种个别现象是暂时的,落后的观念将失去市场,寄生虫终究会没可供寄生的特权市场!

我只是想提醒类似那位酒桌上碰到的老兄之类的朋友:你们现在的生存基础绝不是自己本身的才华能力,而是因为暂时的某种错位扭曲给你造成的一个畸形的土壤,这块土壤是见不得阳光的。千万不要养成这样的生存、生活习惯,将来一定要凭自己的真本事吃饭的,早点从这种得意中清醒过来吧,也许没多久,你吃饭就得自己埋单,你看病就得排队,你抽烟就得花钱!

不要觉着自己风光无限,学点真本事吧,要不将来有你哭的时候!

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他那样做占了便宜还没事,我做一下有何不可?

考试时有人作弊,就有人会想:这家伙不用功还能考个好成绩,下次我也试试。

堵车时有人加塞、走便道,就有司机后边跟上去:他能这么走,我就不能?

上班时有人迟到早退,就有同事想:他能多睡会儿,早走会儿,我也可以嘛!

有人顺手牵羊占了公家便宜,没事;有人偷税漏税,没事;有人弄虚作假,没事;有人收受贿赂,没事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现实中有好的榜样,也有坏的榜样,同样都有示范作用。尤其是那些越了格出了线的行为不但没有受到处罚,反而还比守规矩的人得到实惠时,就会有不少人心动,乃至行动起来。他能这样做,我为什么不行?他没事,我也不会有事。

这种心态就是典型的“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这些错误的出发点无非都是少付出多得利,事半功倍,有诱惑力的,要不干嘛有人去尝试,以身试险呢?你只要一动心,跟着学,这下子就会身不由己地行驶在“错误路线”上了。

你想,很多人眼看着别人干了没什么事,自己也去一试,如果侥幸得手,那么也就是说尝到了不劳而获或少干多得的甜头,也许刚开始还会提醒自己:这不对,一次就行了,下次别干了。可要不了多久,你的心就会又蠢蠢欲动起来,还是那样省事来钱,舒服,再干一回吧……

刚开始还有点提心吊胆,不好意思,良知未泯,到后来你就习惯了,成了一种惯性,要不怎么把某些家伙称为“惯犯”呢!物理学上的名词用到这儿挺合适:惯性。你想停都停不下来。

不信,你问问刑场上、铁窗里的那些人,他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80%以上就是这条轨迹!

别人做错了事,你如没能力制止、批评、帮助也就罢了,千万不敢跟着他学,无论多小的事,无论能占多大的便宜,都不能去做。等把错的当成对的,成为顺理成章的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许多聪明人都能干出这样的糊涂事。到时候也许还会说:你看他……

系统性的损耗

花天酒地、饮食无度、不检点的生活、奢侈的习惯、工作的不认真等等会构成一个低效率的系统,把你的能量损耗掉。

煤可以用来发电,但用煤发电时,一吨煤中有大部分的能量是不能到达电灯的,都耗费在机械和电力运输的损耗上,而真正发出光来的能量不过总能量的很小部分。其中存在的巨大耗费,实足惊人,这也正是近代科学家急欲设法补救的一个大问题。

一个年轻人在刚刚跨入社会的时候,以为自己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他们相信能利用自己这巨大的精力储备,做出惊人的事业来。他们也希望把一切精力完全变为促进成功的因素,他们为自己年轻感到自豪,以为他们的能量不会有用尽的一天,所以在各个地方、各种方面不知爱惜自己生命的储能。花天酒地、饮食无度、不检点的生活、奢侈的习惯、工作的不认真等等都可以摧残、减弱他的生命储能。直到最后,他才会大吃一惊,他开始反思过去、开始质问自己:生命的储能所发出的光亮到底在哪里?难道我的能力竟然不能发出什么光亮来吗?

他们会惊异地察觉到,他们原本有着充分的精力,但竟然连照耀自己的光亮都发不出来,更不用说要照耀他人了。原来本可以促成他们成功的力量,就像用于发电的煤的能量一样,已在半路上消耗干净了。

一个青年在一夜之间将辛苦积蓄的千百元浪费掉,固然是可惜,但如果他把精力消耗干净,岂不是更可惜吗?两相比较起来,金钱的损失和精力的耗费孰轻孰重?哪样更有价值呢?

我们都知道,金钱损失以后,还有很多补救的方法;但精力一旦消耗就无法收回,而且随着精力的消耗,往往还附带着其他千百倍的损失,比如可能败坏人格,可能会在无形中埋没一个人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有的人因为琐碎的事情而泄漏精力,有的人则由于发怒、抱怨、吹毛求疵而消耗了精力。由于愤怒,有的人在这一方面消耗的精力,竟然要超过职业上所耗费的精力。所以,常常发脾气无异于开启了生命储能的水闸,使你最宝贵的精力尽数流走,这是多么可惜啊!

有的雇主经常对雇员发脾气,进行指责,有时吹毛求疵。这种做法不仅使他们自己丧失精力、丧失自尊,而且还会丧失雇员对他们的好感与尊重。

有相当多的人把大量的精力消耗在无谓的顾虑、烦恼和不安上。他们在未做某件事之前,就会在心中反复思虑那件事,不停地在考虑是好还是坏,所以等到真要做那件事时,往往就没有多少精力了。他们好像一架无法正常工作的救火机,把一切压力都费在机器上,却没有力量把水喷射到火上去。

凡是一切足以消耗你生命储能和精力的活动,都应当设法排除。如果你发现自己遭遇到了不幸和错误,那么你当设法及时补救和挽回。但在你竭尽全力后,你应该将那件事抛在脑后,不要再多加考虑。千万不要让过去的不幸与错误再来绊住你前进的脚步。永远不要允许一切过去的不幸,一切应该遗忘的东西,再来搅乱你的心境,更不要让这些东西来消耗你的“生命资本”。

凡足以损伤你的精力、减弱你生命储能的事情,你都不应去做。要常常这样问自己:“在我所做的这件事情中,对我的事业、我的能力,是否有所裨益?能否使我成为更有效能、精力更充沛的人呢?”

做人的道理 - 第一章 忠奸之辩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