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
悬疑推理类别圈
成员 54087 帖子 2962 + 加入 退出
扫一扫

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LV1 2016-09-28

【回收家庭】

作者:屡有佳致

连载最近更新:                                                   ...

作品简介:一个鼓动孩子与亲人断绝关系并“重组家庭”的“回收家庭”网站在青少年中流行起来,负责调查此事的乔华生,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沉迷在这个网站里……

47520 票
共113条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28
       第一章她曾经看到光和阴影同时朝自己走来,但她只注意到了光,对阴影的忽视,让一片灰暗的颜色长期笼罩着她的生活。她当时并不知道,阴影真正可怕的一点,是阴影总在光的旁边,并擅长将自己隐藏在里面。作为一个学习成绩优秀、记忆力极好的女孩,乔娜的身材和脸蛋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但是今天上网,她却一时没有想起自己爸爸的名字。 和现实的母亲疏远之后,十七岁的乔娜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妈妈。那个妈妈没有当过妈妈,甚至可能没有妈妈。乔娜今年十七岁,花样年龄。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也没有见过爸爸,在网上,她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儿和一个失散多年的亲人。至于那位失散多年的亲人跟乔娜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一点还尚未确定,仍在讨论之中。和这个时代很多的年轻人一样,乔娜迷上了回收家庭这个非法网站。进入回收家庭网站的第一个条件,是发誓和过去的家庭断绝所有的关系,至少是从精神上。进入回收家庭网站之前,必须得做一个选择。 “放弃你过去的家庭,继续,不放弃,退出。” 你把手放到了继续的上面。然后你就会看到家庭回收网站的宣传语,这是一些漂浮在星空里的文字,红黑白三种色调搭配而成,每个字都被撕裂成了好几半,有一种诡异的美感。扭曲的美,通过撕裂的文字在屏幕上呈现。然后是音乐,伴随着音乐,一个轻快的女声会把这段文字读出来。这一步是无法跳过的。这段女声飘到乔娜的耳朵里,像是抚摸着她的过去。“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你或许听过这样的话。我们的家庭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但是,果真没有选择吗?”乔娜第一次听到这段声音时体会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战栗,仿佛一阵电流正从她的身体里穿过。她感觉自己正在抵达一个从未窥探过的圣地,她感觉灵魂正在脱离身体。“我们无法可以决定自己的出生,但我们可以否定自己的出生。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但我们可以选择别的父母,我们永远有选择,这里就是提供选择的地方,在这里,你能够有更好的选择。”背景音乐变成了巴赫的《马太受难曲》,在平静而沉稳的演奏中,人世的巨大苦难仿佛正在消解、分离。“不要拘泥于性别,不要拘泥于年龄,不要为离经叛道而感到恐惧。”在文字、音乐和图片的联手攻击下,乔娜体会到了一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快感,或者也可以说是痛觉,在不久之后,她可以告诉我们,这就是发生性关系的感觉。“成为你……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网站夺取了乔娜的贞操。“放弃你过去的家庭,点击继续,不放弃,退出。”乔娜点击了继续。从那一天开始,她就断绝了和自己的家人的精神联系,从表面上来看,乔娜还是她的爸爸乔华生的女儿,刘蓉还是她的妈妈。但是正如这网站所说,家人之间都有一根看不见的线,那根线剪断了,也没人能看见。乔娜已经把那根看不见的线给剪断了,如果只是吃饭的话,一家人坐在一起。谁也不知道那根线断了,除了乔娜。现在,家里只有乔娜一个人。她在客厅上网,家里只有一台台式电脑,还偏偏放在客厅。这无疑让乔娜上网看这个非法网站的行为变得极其危险,也让她感到了莫名的兴奋,一种源自禁忌的原始冲动。乔娜看这个网站的时候,开始把手放在胸口上,然后逐渐往下移动,她的手隔着衬衫抚过自己的腰,然后跳到了大腿上,顺着大腿往上移、移、移。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打开了,乔娜吓得赶紧把电脑关掉,她把手从自己不该放的位置移开,快速地将耳机取掉。“爸爸回来了。”乔华生喊叫着,“工作了一天可真是累死喽。”这就是被自己亲生女儿抛弃而不自知的父亲乔华生。乔华生是个警察,大大咧咧的,一回来就把领带往下拉。乔娜把电脑安全地关掉后,在沙发上保持着淑女的坐姿。拿起一本事先准备好的教科书,一本正经地看着。“你少说几句吧。”刘蓉说,“没看见你女儿正在学习吗?”乔娜的妈妈刘蓉,总喜欢把乔娜称呼为“你女儿”,现在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真的已经成了别人的女儿了。“我今天可是摊上大事了。”乔华生笑着把一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有一本书那么厚。文件的名字是《关于非法网站“回收家庭”的记录报告》。乔华生从今天起正式领导特别小组对抗非法网站“回收家庭”。这份文件之所以有这么厚,是因为之前领导调查这个案子的警察们,大部分都精神崩溃了。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29
     第二章在电视机里面,有一个中年女子被打上了马赛克,她从十八层的高度往下跳,在下一个画面里,这个中年女子的周围全都是血,恍若一朵绽开的鲜花。可以看出,这个中年女子在自杀之前是精心打扮过的,想让自己更上镜一点。画面下面的字幕是“深受非法网站‘回收家庭’毒害的妇女”。“我去。”乔华生从沙发上愤怒地一跃而起,“搞这个网站的人真应该断子绝孙。”“别人就是想断子绝孙,才去办这个网站的。”乔娜冷静地说。“你倒是懂得挺多的。”乔华生气呼呼地说。乔娜心里一紧,不过乔华生没有继续往下说,她刚才说这话实在是有点危险,差点就暴露了。乔华生和刘蓉的争吵再次围绕着一些琐事展开,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乔娜的反应,也没有注意到轻轻的敲门声音。乔华生的大声喊叫使乔娜微微地颤抖了起来,乔华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我的同事老傅等会要过来。”乔华生对刘蓉说,“你快点做饭。”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在乔华生和刘蓉的喊叫声之中,这敲门声显得很轻。“说曹操曹操到。”乔华生跳出沙发朝门走去,把门打开的时候满脸笑容,这脸笑容马上又变成了惊恐的表情。“我是‘回收家庭’的人。”乔娜听见了这句话就兴奋地跑到了门口去,乔娜看见的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正用手枪指着乔华生,乔华生高举着双手。来者戴着笑容的面具,这正是“回收家庭”的官方面具之一,乔娜知道“家庭回收”网站是有这种活动的,把孩子从父母面前夺走,让他们彻底获得自由。乔娜并没有报名这个活动,没想到她也给抽中了。“我这次来是把你的女儿乔娜带走的,乔警官。”面具男说,“如果你反抗的话……”乔娜冲到前面去准备喊出“家庭回收”的接头暗号。“……那我就只能跪了。”面具男把面具给摘掉了,还把手枪也扔在了地上,乔华生看着这张脸,又从一脸惊恐变成了满脸笑容。“是你这个狗日的。”乔华生上前抱着来者,用肘子勒住他的脖子说,“老傅,你这个混蛋。”乔娜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刚才在厨房不知所措的刘蓉则是把额头上的汗给抹去了。“哎呦,疼。”老傅说,“你们家有鞋套没有啊?”“没有,谁会把鞋套留给你这个混蛋?”乔华生笑着说,“亏老子还特地叫老婆给你多煮两个人的饭,结果呢,你个混蛋的一过来就吓我,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啊?。”“没什么。”老傅朝乔娜和刘蓉挥了挥手。“这是我的同事老傅。”乔华生介绍说,“是个混蛋,也是个心理学专家,还是博士,你是什么博士来着?”“我以前是研究Freud的Psychoanaylysis的。”老傅说,“就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现在把研究的重点转向Jung了,就是荣格。”“别在老子面前拽英文。”乔华生笑着说,“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会英文啊,我也会,我现在就可以说一句给你听听——fuck you。”老傅哈哈大笑说:“其实精神分析也没什么卵用,我分析了这么多人的精神也没给自己分析出一个女朋友出来,哪像你,女儿老婆都这么漂亮。”乔娜僵硬地向老傅点了点头,回到了沙发上去,她的内心出现了一片荒凉的阴影。“说到你的女儿。”老傅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刚才我自称是‘回收家庭’网站人的时候,她跑过来表情还意外的开心啊。”乔娜没有想到这老傅观察得这么仔细,她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想要辩解又不知该说什么。“你看看你女儿的表情。”老傅笑着说,“她还真以为我在诬陷她呢,我刚才戴着这个鬼面具,视野范围那么小,哪能看得到她的表情呢?”“老傅,你吓我一跳啊。”乔华生说,“听你刚才那么说,搞得跟我女儿也在上那个非法网站一样。”“现在太多孩子上那个网站了,不防不行啊。”老傅对乔娜说,“孩子,下面这个问题我一问出来你就得回答,你的房间在哪里?”“我的房间不在这里。”乔娜为了快速回答这个问题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内心想法给说出来了,不过这句话歧义很大,对方未必能理解。“小姑娘真是好紧张啊。”老傅笑着说,“怕我到她的闺房去看。”“我也怕你。”乔华生说,“你走到哪哪都怕你。”“你们家是只有一台电脑吧?”老傅的语气有变得严肃起来,“你们家每个人都用这台电脑吧?”“是啊。”乔华生说,“这个问题你问两遍了。”“那也就是说小姑娘也用这个电脑喽,是不是啊,小姑娘?”乔华生笑着看乔娜。“不是的。”乔娜急于否认,没有注意到问题本身,“是的。”“你家姑娘的防御机制(defense mechanisms)很强啊。”老傅笑着说,“没事,小姑娘,我还有一个问题,这次你可以多想一会再回答,你上完网之后有没有把记录给清除啊?”“清除了。”乔娜想了一会说,“不清除是会影响电脑运行速度的。”“那不要紧。”老傅说,“像我这样懂电脑的人,还原你清理的那些数据只是几秒钟的事情,我来看看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上什么不该上的网站吧。”“你别太过分啊。”乔华生说,“这是我女儿的个人隐私,我女儿我还信不过吗?”“乔警官。”老傅严肃地说,“这是执行公务。”老傅坐到了沙发上,把电脑打开,连上了网络,屏幕里显出了他那张严肃而刻板的脸。一家人都很安静。电视机又一次播放了那个中年妇女自杀的新闻,那个跳楼的女人,正是老傅的妹妹。老傅目睹了自己妹妹自杀跳楼的全过程,所以他今天来得有点晚。
    回复
  • 好好笑i

    好好笑i

    LV11 2016-09-29
    喜欢看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29
    第一位评论者出现了😂感谢您的支持

    好好笑i:喜欢看

    回复
  • i10****6741

    i10****6741

    LV1 2016-09-29
    期待更新😊 感觉故事应该会很精彩
    回复
  • hu

    hu

    LV8 2016-09-29
    not bad,,,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29
                                                    第三章 我们总会被自己心爱的东西所杀死,这句话在西方是一句俗语。老傅哈哈一笑,把电脑合上,站了起来。“你们还真的觉得我是懂电脑的人。”老傅笑着说,“我写篇word文档都要找人代笔呢。”乔华生松了一口气,乔娜很不自然地假笑了几下,刘蓉擦拭着头上的汗,回到了厨房去,对付那锅快要被她烧糊的菜。“怎么没人说话?”老傅说。“老傅,我真是给你吓到了。”乔华生坐在沙发上说,“你是心理专家,你要真觉得女儿有问题,那我女儿就很有可能真的有问题啊。”“我就是开开玩笑嘛。”老傅坐下来说,“你还不知道我的性格?”“这个网站实在是太吓人了。”乔华生说,“你没看刚才的新闻吗?有中年妇女进了这个网站,最后自杀,她还是个中年妇女啊。老傅,孩子就更危险了。”“你家孩子你还不放心吗?”老傅抽了一根烟,“可以抽吧?”“娜娜我是百分百放心啊,但是经不住你那么讲啊。”乔华生说,“你没事别老是抽烟。”“这说明你并没有对孩子百分百放心。”老傅说,“我倒是对你的孩子更放心一点。”乔娜趁她们说话的时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老傅望着她的背影,抽了一口烟,眯起了眼睛。乔娜回到房间里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她刚才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是她的“爸爸”发过来的。短信:女儿,还在那个巢穴里忍辱负重吗?乔娜立马回了一条信息:是的,我还在跟自称是我爸爸的人和自称是我妈妈的人生活在一起。“我绝对不会怀疑我的女儿的。”乔华生说,“她是个好孩子,她爱我们这一家人,绝对不可能会去上什么邪教网站的。”短信:诅咒你所谓的家庭,诅咒自称是你父母的恶魔。乔娜回的信息是:诅咒我的家庭,诅咒自称是我父母的恶魔。“我知道我女儿有多爱我。”乔华生说,“你别看她平时不说,但她真的很爱我。”乔娜添加了一条信息:我尤其恨那个自称是我的“爸爸”的粗鄙男人。“弗洛伊德很爱雪茄。”老傅抽着烟说,“你知道雪茄给他带来了什么吗?”“带来了什么?”“癌症。”老傅吐了一口烟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乔华生不是在质问,他是真的没听懂这句话。“我们往往会被我们所爱的东西给毁掉。”老傅说,“我是建议你最好小心一点。”乔娜继续在短信里诅咒着自己的父亲。“既然你已经在这里了,那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案件吧。”乔华生把厚厚的文件放在茶几上说,“先从这一卷看起。”“打住。”老傅说,“现在是在家里,讨论这些东西干什么,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休息啊。劳逸结合嘛。”老傅坐到乔华生旁边,小声地说:“你以为你家里跟警察局一样有反窃听器啊,要是把重要资料泄露出去那该怎么办?”“你看我这糊涂的,那咱们吃饭吧。”乔华生朝厨房大声地喊,“老婆,菜好了没有啊?”“还没有。”刘蓉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她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老傅猛地抽了一口烟,他站起来在乔华生家里转了转,这还是老傅第一次到乔华生家来。“家还不错啊。”老傅说,“老乔,你带我转转吧。”“这房子单位分得好。”乔华生把老傅带到了阳台去,“你看,这是阳台,面光,阳光充足,我女儿最喜欢这个阳台了,她小时候总是到阳台来玩,拦都拦不住。”乔娜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你那个所谓的爸爸是人渣,是这个世界上最低贱的生物,他像寄生虫一样寄居在你的身上,吸你的血,噬你的肉,不离开他,你永远无法获得自由。“那时候我女儿最喜欢粘着我了。”乔华生说,“整天就缠着我让我做这个,让我做那个,那时候可真累,不过想想也挺怀念的。”“现在你的女儿没有那么缠你了?”“那是自然的了,孩子长大了嘛。”乔华生领着老傅从阳台走到客厅,再从客厅走到卧室,他用手指指着乔娜房间紧闭的房门说,“那是我女儿的卧室。”“她总是这样吗?”“哪样?”“待在房间里不出来。”老傅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长大了以后就开始了吧。”乔华生显然也不太确定。“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乔娜发了一条信息回去:如果我不杀死这个自称是我父亲的人,我就永远无法获得自由,永远无法长大,但也不是孩子,而是变异的侏儒。老傅把手放在乔娜的门上,准备敲门:“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好奇你的女儿到底在干什么?”在老傅准备敲门的时候,一阵喊声让他吓得魂不附体。“吃饭了。”刘蓉大喊。“嫂子的嗓子很不错啊,相当的豪迈。”老傅冲着房间里面喊,“孩子,出来吃饭了。”“她听得见。”乔华生说,“你不用喊。”“我猜到了。”老傅说,“按照你们家的情况,她应该是能听得见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乔华生不明白。“先吃饭吧。”老傅说。走到饭桌上,老傅说:“天塌了也得吃饭啊。”在饭桌上,乔华生发现一向胃口很大的老傅并没有什么食欲。他给老傅夹了很多菜,老傅都没有吃,这可不像老傅平日的风格。“老傅,你这是怎么了?”“来之前已经吃了一点东西了。”老傅说,“不饿。”老傅虽然没心情吃饭,但他用了大量的时间来观察乔娜吃饭的样子。老傅怀疑的目光扫射在她的身上,像一把无锋的暗剑。吃完饭之后,老傅说有事要走,乔华生就把老傅送到了楼下去。乔华生跟老傅告了别,正准备走,被老傅一把拦住了。“现在是说话的时候。”老傅说,“从现在开始我跟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知道吗?”“知道。”“我刚才跟你说我来之前就吃了东西,你知道我吃的是什么吗?”“不知道。”老傅点燃了一根烟说:“我来告诉你吧。”“那个电视上刚刚放过的新闻,那个自杀的中年妇女。”老傅让烟雾把两个人给围住了,“是我的妹妹。”“小清?”乔华生跟老傅的妹妹小清也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了,他根本不知道那个死去的满脸打上马赛克的中年妇女是小清。“对。”老傅说,“其实小清并不是自杀的。”老傅说:“我等会把真相告诉你,你就一定得把我打一顿,要不然你就对不起我,对不起小清,也对不起你自己。”“什么真相?”乔华生说,“是因为你没把小清保护好最终导致她被别人杀死了吗?”“错。”老傅说,“因为把小清杀死的人……”老傅下面说的这句话的的确确没有撒谎。“……就是我。”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29
    多谢支持

    i10****6741:期待更新😊 感觉故事应该会很精彩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29
    感谢评论

    hu:not bad,,,

    回复
  • hu

    hu

    LV8 2016-09-29
    坚持就好!

    屡有佳致:感谢评论

    回复
  • 云中君

    云中君

    LV16 2016-09-29
    坐等下一章
    回复
  • 执笔绘梦

    执笔绘梦

    LV20 2016-09-30
    加油!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30
    谢谢支持

    执笔绘梦:加油!

    回复
  • 无味

    无味

    LV2 2016-09-30
    还可以继续更新
    回复
  • 尚雨

    尚雨

    LV9 2016-09-30
    作者的文笔 和构思都属上乘 很棒 但有一丝偏激了 也许这就是黑暗恐怖风吧 嗯 不错
    回复
  • 一涵

    一涵

    LV2 2016-09-30
    什么时候还有啊,吸人眼球.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09-30
    接受批评,谢谢支持

    尚雨:作者的文笔 和构思都属上乘 很棒 但有一丝偏激了 也许这就是黑暗恐怖风吧 嗯 不错

    回复
  • 结棍syx

    结棍syx

    LV3 2016-10-01
    好棒喜欢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10-01
    第四章这是乔娜第一次线下聚会,迎接她的是一个女孩子,准确地来说是她的妈妈,是一个不是妈妈也没有妈妈但自称是妈妈的人。妈妈稚嫩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妈妈拉住乔娜的手,往她的手上缠了一根红线,这根红线把她们两个人的手连接在了一起。“有这根红线在,我就会好好照顾你的。”妈妈握着乔娜的说,“你看他们。”他们就是走在街头的行人们,有的人孤单一人,有的人周围有很多人。这些人潮水般地移动着,让乔娜看得眼花缭乱。“所有人生下来都是被红线束缚的。”妈妈说,“有些人剪断红线,有些人寻找红线,你看,街上的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红线。乔娜真的从街上的行人身上看到了红线,红线从人们的脑袋上连接到人们的脚下。红线从人们的手机里伸出来,穿过高楼大厦,连接到视线的尽头。乔娜看见整个城市都被这看不见的红线给包围起来了,呈现着诡异的网状结构,红线连接着每一个人。“我们必须得选择自己的红线。”妈妈说,“我们需要自己的选择,如果我们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无法决定的话,那我们还有什么自由可言呢?”乔娜跟着妈妈茫然地走,走在这由人和红线构成的迷宫里面,她像一艘失去了罗盘的小船,飘在大海一样的公路里面。“这些人,街上这些人。”妈妈说,“他们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红线,他们是可悲的,他们甚至看不见自己的红线,他们都没有这种意识。”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脸上总是千篇一律的冷漠,他们把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他们的笑容很假。“他们让我感到恶心。”妈妈说,“他们这些人没有意识到红线存在的人,跟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妈妈拉着乔娜的手往前走,他们穿过柏油路的海洋,走向一个商场。“妈妈。”乔娜说,“我们今天要干些什么?”“所有的事情。”妈妈说,“我今天要让你一劳永逸。”妈妈拉着乔娜走进了商场里面,妈妈蒙住了乔娜的眼睛,用手轻轻抚过乔娜的脸。“你不睁开眼睛也能看见那些看不见的红线。”妈妈说,“我们被这些红线所束缚,我们用这些红线束缚别人。”妈妈的手又细又嫩,只有使用多年的护手霜、每天用洗手液仔细地冲洗才能打造出这样的一双手。这双手拉着乔娜往前走。“我不知道我们能否接纳你。”妈妈说,“除非你肯证明自己,娜娜。”乔娜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之中,她现在只是一具空壳,没有灵魂,急需被拯救。“你也不要紧张。”妈妈说,“只是让你动一下手指头而已。”乔娜被领到了一个仓库里面,里面有很多戴着笑容面具的人,他们不同的表情和被同一种面具给遮住了。“我们通常情况下并不干这种事情。”妈妈说。几个带着面具的人把一个流浪汉给拖了上来,流浪汉一副半死不死的样子,他的眼神里没有光芒,只有迷惑。“要抓一个流浪汉也不容易。”妈妈说。妈妈走到乔娜的面前,用手抚摸着乔娜的下巴:“你知道流浪汉为什么可悲吗?”在这种坏境下,乔娜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个人情感。“因为他们没有家。”妈妈说,“他们身上的所有红线都被切断了,所以他们必须得死,没有家的人必须得死。”“你现在已经没有家了。”妈妈对着乔娜的耳朵呵气,“你只有我们了,除了我们以外,你一无所有。”几个带着笑容面具的人将一把枪端了上来,枪很小,力量却很大,一把枪是值得几个人把它给捧着的。他们把枪放在乔娜的手里,把乔娜的手指扣在扳机上。“扣下扳机我们就是一家人。”妈妈说。妈妈用手按着流浪汉的脑袋:“动手吧。”“他死了也是没有人知道的。”妈妈说,“杀死一个人,你将获得整个世界。”这虽然是乔娜的第一次线下聚会,但在线上她已经被洗脑洗得很彻底了。在哲学里有个概念叫社会人性准则(Social Criterion),在这个概念里,一个人要是不被任何人关心,这个人可以说是没有人性的,因为他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乔娜每天都要背诵这条概念。所以在乔娜现在的眼里,杀死这个流浪汉跟杀死一条狗或者杀死一只蚂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她会犹豫纯粹是因为她第一次拿枪有点紧张,跟流浪汉一点关系都没有。乔娜不认为流浪汉有什么值得怜悯的地方。乔娜扣动了扳机,她闭上眼睛,听见有什么炸裂的声音,乔娜跪倒在地上。妈妈按着流浪汉的脑袋,现在流浪汉的血流到了她的手上去,穿过她的手镯,往胳膊下流,滴在了地上。“人一辈子有好几次绽放。”妈妈说,“你知道最美的绽放是什么吗?”乔娜摇头。“是他们的血管炸裂的时候。”妈妈朝跪在地上的乔娜伸出手,她那只满是鲜血的手摆在乔娜的面前,格外的鲜艳,“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乔娜拉住妈妈那只满是鲜血的手,鲜血从妈妈的手上流到了乔娜的手上,越过了那条红线,鲜血变成了那条红线。躲在外面的独自行动老傅,已经拍下了杀人的全部画面。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10-01
    更新了

    无味:还可以继续更新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10-01
    下一章已更新

    云中君:坐等下一章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10-01
    谢谢喜欢

    结棍syx:好棒喜欢

    回复
  • 钺

    LV6 2016-10-01
    顶。构思很巧妙,情节有趣,文笔也很棒(^_^)不知道娜娜有一天会不会像那个流浪汉一样被杀死……-_-
    回复
  • 云中君

    云中君

    LV16 2016-10-02
    谢啦

    屡有佳致:下一章已更新

    回复
  • 残月

    残月

    LV12 2016-10-03
    很期待更新
    回复
  • 花花亲爱的

    花花亲爱的

    LV7 2016-10-03
    好吓人
    回复
  • i845857498花儿

    i845857498花儿

    LV14 2016-10-04
    孩子需要正确引导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10-04
                                                      第五章老傅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乔华生了。“是我杀了小清。”他说。“你瞎说什么?”乔华生,“小清都死了,你他妈还乱说什么东西,我看见她跳楼了。”“你是在电视里看的。”“这又惹着你了。”乔华生说,“难道电视放的东西是假的不成?”“那倒是不假。”老傅说,“我跟你一样,我也是看着小清自杀的。”“那又怎么样?”“我不是在电视上看的,当时我就站在她的身后。”老傅说,“我亲眼目睹她从楼上摔了下去。”“那你也不是故意的。”“我跟着小清一起上了楼,我跟在她的后面。”老傅说,“她走上天台的时候用了好几秒钟,可能用了十几秒钟。”老傅叹了一口气说:“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好几个月前老傅就着手对付家庭回收这个网站了,这一方面是局里派给他的任务,一方面也是他职业的爱好,老傅最新正在写一篇关于洗脑和传销模式的论文。这些邪教的洗脑网站里总是藏着很多低劣的心理学小把戏。老傅是完全不会把这些旁门左道放在眼里的。因为好几个负责调查家庭回收网站的人都精神崩溃了,传达工作的人就嘱咐老傅进这个网站的时候务必把声音弄成静音,最好是一点一点地看,不要直接看整个界面,防止自己被催眠。老傅满嘴答应,心里是不会在乎这些外行的担忧的。催眠这种东西,只对那些意志力脆弱的人有用,对他这把老骨头怎么可能有效果呢。老傅登上了家庭回收网站,他没有调音量,没有遮住电脑的部分屏幕。老傅知道这些东西是影响不了自己的。你痛恨你的父母吗?你的家庭令你感到恶心吗?就这个?老傅以为会出来多高明的洗脑术,其实所有的洗脑术都很愚蠢,他是个心理专家,他很清楚这一点,但是老傅实在很难理解最近青少年的智商了,这个网站居然能让那么多家庭破散。接着是宣传语,明显是吸引孩子的风格,这不就是非主流文字吗?老傅感觉哭笑不得,设计这个邪教网站的人估计也挺尴尬的。然后是一段存在主义式的扯淡,音乐的部分很显然是在利用获得性启发(Availability Heuristic),来引导人们的选择性注意(Selective Attention)。网站的页面里显示了一堆孩子的断绝关系宣言,现在又开始利用社会心理学的那些玩意了,里面有一大堆的视频图片和文字来激起人的从众心理,互动性很强,促进群体极化(Group Polarization)。老傅打起了哈欠。这时正好有人打电话约老傅出去打牌,老傅觉得这网站实在没什么意思,就去打牌去了。他临走前忘了把电脑给关掉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老傅的妹妹小清住在他家隔壁,结了婚,生了小孩。老傅把自己房子的钥匙留着一串放在他们的家里面,小清也把自己的钥匙放了一串在老傅家里面,这样两家就可以更顺畅地互相来往了。小清这次出去旅游买了一点当地纪念品想送给老傅,她敲老傅家的门,老傅家没人,她就回家拿钥匙把老傅家的门给打开了。电脑是开着的,小清看到了回收家庭这个网站,很快就陷了进去。小清在这个网站上看见了好几个自己认识的熟人的名字,他们的头像都在这个网站上闪烁,他们看上去和平时的他们完全不同。那一天,小清发现自己一直认识的那个理所当然的世界开始生出了罅隙,而且迅速地扩大。小清回到自己的家里面,她感觉一切都不同了。老傅回到了家里面,他打开监控探头记录的视频。老傅在家里安装监控探头,不是为了监视什么东西,只是看自己在研究的时候有没有漏掉什么重要的部分。在监控视频里,老傅看到小清来到他的家里面,并且看到了这个网站,在这个网站逛了很长时间,通过小清回去时的步伐,老傅知道事情有点不太妙了。事后老傅回想自己当时有一万种拯救小清的方法,但他偏偏选择了唯一能害死小清的那条路。老傅装作没有看见小清的举动,他在小清的书房里也装了两个摄像头,用来观测小清的举动,想弄清回收家庭网站到底是怎么对付像小清这样的一般人的。这在心理学上并不罕见,只是一种寻常的自然观察(Naturalistic Obeservation),但是老傅忘了,小清是他的妹妹,并不是他的实验小白鼠。老傅忘了回收家庭这个网站只收留被家庭抛弃的人,在老傅忘记了小清是自己妹妹的那一秒,老傅就已经把小清给抛弃了,被家庭抛弃的人最终都会被回收,这就是创办回收家庭网站者的主旨。作为一个极有自信的学者,老傅并不相信人们真的会被一些虚无缥缈的理论给打动,做出任何极端的举动。直到他亲眼看见小清从楼上跳下去。这整个过程,他都看得一清二楚的,他看见小清成为了这个网站的高级会员,他看着小清接受了一个所谓的大姐,并对她的一些诡怪理论深以为然,什么人死的时候就会绽放,还有关于隐形红线的说法。他看见小清用很长的时间化完妆,慢悠悠地往天台上走,步伐很优雅,仿佛小清并不是去自杀,而是在参加某种晚会。小清准备跳楼的时候,老傅正在往天台上走,直到那一刻,他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老傅走到天台上的那一瞬间,小清跳了下去啊。老傅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太像是真的,他感觉自己只是在做梦。老傅走到小清跳楼的地方,这时围观的人群还没有把小清给围住,也就是说老傅是第一个看见小清绽开的人,她看见小清像是被无数条红线组成的红毯给缠绕了起来。这个场景真的很美,老傅点燃了一根烟,准备从梦里醒来。却不知道自己未曾入睡,而从今往后,他也无法入睡。
    回复
  • 屡有佳致

    屡有佳致

    楼主 LV1 2016-10-04
    已更新

    残月:很期待更新

    回复
  • 小伟

    小伟

    LV12 2016-10-05
    可看性强啊
    回复

热门参赛作品

  • 1
    梦魇

    丶予惘

    [梦魇](原创,已完结) #浅吟# 『一』 D校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任何人只要在凌晨两点时分走进位于四楼走廊尽头的那间破旧的解剖室,就会被木偶的灵魂附身,陷入梦魇中无法自拔。 安叶,洛熙和伊琪就是这所学校同一个寝室中的三名学生,她们刚刚来到D校便听说了这个传说。第二天,热爱冒险的洛熙对其他三人提议道:“哎,你们相信那个传说吗?我们去解剖室看看吧!” “啊?”安叶说,“我不敢,万一那个传说是真的怎么办哪。” “对呀对呀,你别异想天开了。”伊琪轻声附和着。 “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没事的,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那儿看看吧。” “嗯,好吧。” 『二』 深夜,凌晨两点,解剖室 洛熙,安叶,伊琪三人来到了这个位于四楼走廊尽头的解剖室,能看出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房间内布满了蜘蛛网,天花板上的灯也摇摇欲坠,唯一奇怪的就是有一面墙上挂着几幅诡异的画作。 “这里就是解剖室吗,”洛熙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突然,伊琪惊叫一声,她的手缓缓指向墙上的一幅画。画的内容是一个木偶,它的眼睛闪烁着微弱的鲜红色光芒,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角僵硬地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渐渐地显露出了惊悚的笑容,笑着,笑着。 安叶被吓得不轻,孤寂的尖叫声划破了拂晓湛蓝的天空,她们三人仓皇地跑出了解剖室。 『三』 次日上午,D校宿舍 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原本胆大的洛熙渐渐变得多疑起来。窗外的天气阴沉沉的,下着连绵的细雨。洛熙独自一人走在通往宿舍的路上,思考着昨天的种种疑团。忽然间,她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自己,缓缓地转过头,却发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洛熙有些害怕,快步走进了宿舍。 “安叶,伊琪,你们在吗?怎么没有人哪……”她的视线突然落到某处,在那张空床边,赫然立着一个白衣女鬼,向洛熙诡异的笑着。 洛熙尖叫一声,那个白衣女鬼见此状,连忙说:“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洛灀啊,我扮鬼吓你的。” “洛灀,你可把我吓坏了,以后别再这样了。” 接着她们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谈,然而洛熙却没有发现洛灀没有影子。 『四』 星期一,上午,洛熙教室 上课时,洛熙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她总感觉昨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梦澜,”洛熙对她的同桌说,“昨天洛灀扮鬼吓我……” “什么?你别开玩笑了,洛灀上周就出车祸死了,她怎么扮鬼啊。”梦澜听了,笑了笑。 洛熙突然害怕起来,洛灀死了,那昨天和自己说话的不会是…… 放学后,洛熙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妈妈,妈

  • 2
    恐怖段子

    蓝晴末代皇后

    还有一些在帖子回复里,慢慢找 第一节 食慌者 我慌忙的穿过一片草丛,迎面对上了一道目光,我顿时警惕性生起,问他:"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一边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一边回答我"我是拾荒者。" 他的话让我放松了一点,但是,我满脑子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半夜三更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为什么会冒出一个拾荒者来?不过,他看起来没有恶意,应该不会伤害我吧!思及此,我便和他攀谈了起来。他拿出了许多食物来给我吃。正好,赶了一天的路,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忽然,对面的拾荒者拿起一把叉子,看着我,像看见一份美食,啪嗒啪嗒的滴着口水,用叉子扎向我,吞食了我。 过了一会儿,草丛那边又有一个人惊慌失措的穿过了,看着他问"你是谁?"他嘴巴一边嚼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边回答那人:“我是食慌者”

  • 3
    木槿山庄

    小毛驴

    故事已完结,共1.7w字。一起冤案引发一场隐秘交易,一次偶遇揭开一段美好往事:父亲兄长受难,少女布梓雨孤身寻找救星,遇上同样身处危难之中的君临天,她在求救,也在自救。

放大

确定删除该条回复么?

取消 删除

获取掌阅iReader

京ICP备11008516号(署)网出证(京)字第143号京ICP证090653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良信息举报:jubao@zhangyue.com 举报电话:010-59845699